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音筑萌朝
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261|回复: 1

永不再会(龙剑同人,短篇小虐文)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2-3-2 10:39:4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本帖最后由 无华雅莲 于 2012-3-2 10:45 编辑

永不再会

1.
此招之后,但愿永不再会。

2.
周遭景物尽毁,奢华之地疏楼西风倾颓成一片废墟。
寒风涌动,两人持剑而立。
一者紫服华美,傲气天成。一者白衣飘然,道骨仙风。
夺红尘剑谱伤傲笑红尘之事,伴随剑上珍珠飞散,再无遮掩。
剑中真相破。

儒门龙首,道教先天,同为顶峰人物,原就不分高下。赌命对决,胜负只在毫厘,生死只存一线。
终于,最后一招。

“龙宿,最后一招。”白衣道者缓缓开口。
“剑子,此招之后,但愿永不再会。”紫服儒者冷然回道。
永不……再会吗。剑子仙迹感觉到胸口有什么东西碎了,脑海里不由浮现出一幕幕过往画面:宫灯帷持伞而来、紫金箫白玉琴合奏、品茗畅谈天下大局……那人永远清冷的眼神,只有偶然才能捕捉到的炽烈情绪,总让他以为自己是眼花了罢。永不相见,他是真的能做到的。剑子仙迹想笑,却连苦笑都笑不出来。从向他拔剑的那一刻起,便该料到这种结局,自己终究是伤了他的心。可是,剑子之心,又该如何自处。
事已至此,手中的剑越发握的紧了,已别无选择。
凝重的空气蓦然一动,仿佛是惯常的默契,对立的人同时动了起来。最快的身法,最绝情的一剑,只一瞬,剑气已然激烈碰撞,激起漫天尘土,纵横交错的剑气四射开来,再将周围残景摧折。待烟尘散尽,方才交手之地,只余剑子仙迹一人,持剑伫立,半晌不语。随即,一道残留体内的剑气,化龙形破体而出。
如同那从密道遁走之人,要自他生命里,永远离开。

3.
半招之差,这场剑上较量,却是他输了。
勾唇,扬起惯常笑容,绝美,却拒人千里之外。
一如他此刻的心境。
被古尘重创,他终究没有真正狠下杀手。而自己,扬起脸望向无边天际,却还是输了,输的一干二净,再无转圜余地。
无关阴谋败露,无关剑上胜负。从最初将目光停驻在那人身上时,便输了。
想不到堂堂儒门龙首,华丽无双的疏楼龙宿,也有今日这般狼狈逃命之时。
哈,果真……让人料不到。

心思瞬转,如今,却要寻个地方将伤势养好,才好做下一步筹谋。
第一个想到的地方。
却是那里。

4.
回到豁然之境,佛剑分说要替剑子仙迹疗伤,却被拒绝。
“好友不必了。小伤而已,我自行处理即可。”剑子含笑,却是不动声色将佛剑伸来的手拂开。
“既如此,那我先行离开,尚有要事去做。”佛剑见状,已然心知几分。转身便走,忽而脚步一顿,“好好养伤。”话音未落,人已化光不见。
见佛剑离去,剑子松了口气,撑扶着桌子慢慢坐下。胸口被剑气所伤的部位在隐隐作痛。痛的他几乎无力将手中茶杯握住。然而比剑伤更痛的是心口,曾经视为生命的信任,被一个阴谋粉碎成可笑的虚无,他还是没有完全了解那个人。这种认知让剑子又是愤怒,又是黯然。
“为什么真正是你!”面对疏楼龙宿的无情背叛与欺瞒,当时低喝而出的这一句,又如何能够宣泄出他心中所有的悲痛失望。相交千年的好友,此时此刻,他竟然恨不得亲手将他杀了。也许这样,才能保全他心中的那个疏楼龙宿。没有算计,没有谎言,没有真相被揭破时的无奈与愤慨。
他只有选择拔剑相向。
中原叛龙,他曾经一再告诉自己,不会是疏楼龙宿,不会是他的好友。他将目光更多的放在了那人身上,寻找各种证据,只为了证明,他不是叛龙,他不会背叛……这份感情。然而,证明到最后,他又得到了什么结局。
杯沿已在嘴边,苦笑着啜饮一口,却又狠狠的呛咳出声。手按在心口,却根本无法平息这突如其来的剧烈咳嗽。“咳,咳咳咳……”连眼泪都要咳了出来,心底却悄悄的浮起一个隐约的念头:那人,会更痛吗……

5.
胸口处的伤势并不严重。一日过去,经过调息,已然没有大碍。
剑子仙迹走到院子里,繁星满目,夜风凉爽,头脑不由清醒几分。可心头却又涌上更多的繁芜思绪。
他想到了自己刺向龙宿的最后一剑。他并没有保留。知晓龙宿实力的自己,若不想输,只有全力以赴。可是双剑碰撞的那一刻,神使鬼差的,他将剑锋偏离了半寸,也正是这半寸,才保全了龙宿的性命。否则,心脉尽断,龙宿必无活路。
但是,他却只是被剑气伤了胸口。这种伤势看似严重,但对于剑子仙迹来说,却根本没有性命之危。其实龙宿并没有施以全力,否则必定是两败俱伤的结局。
他到底在想些什么。剑子暗忖。
如此,也好。
冷静下来的剑子仙迹,已不复当时浓重的杀念。他甚至有些后悔。得知真相的瞬间,他真的很恨,恨龙宿不仅背情弃义更设计欺骗自己,借与自己相聚准备菜肴的时间去重伤傲笑红尘。这般行径,却是将他剑子仙迹视若何物,一个为自己提供不在场证据的棋子么。
可是,他有些后悔了。龙宿的最后一句话仿佛回荡在耳边。
“此招之后,但愿永不再会。”
如此冷漠决绝的一句话。他是认真的!
一口血蓦地冲喉涌上,他竟强压不住。血从嘴角蜿蜒而下,滴滴落在地上。
不能留在这里。
擦净嘴边血迹,剑子仙迹脚步踉跄冲出豁然之境,竟不知往何处去了。

疏楼龙宿,若要今生永不再会……却还要问过剑子仙迹的意见。

6.
三分春色。龙烟宛。甚至听云轩,都没有寻到龙宿踪影。
将龙宿常去的地方一一寻觅却无所得的剑子,停住了脚步。他会去哪里。疏楼西风被毁,他能去的地方,除了这些,还有哪里。脑中一片混乱,奔波了大半日,更牵引旧伤发作,冷汗从额头冒出,剑子扶住身旁树干,大口喘着气。
不,还有一个地方。

7.
并未告知默言歆与穆仙凤自己位置,只暗中传讯他们各自寻安全之所暂隐。琅玉流风有足够的生活之物,应可以于此休养一段时日。处理了伤口,又运功疗伤整整一天一夜,几乎刺入心口的剑伤,已开始愈合,而内里之伤,却仍然沉重。疏楼龙宿不敢大意,事虽败露,但他还有其他计划,需要养好身体再去施行。
琅玉流风地处隐蔽,根本没有第三人知晓这个所在。
所以,剑子仙迹的到来,虽在意料之外,却不能带给他更多的惊讶。他只是装作不知道。
背对剑子而坐,他仿佛能感受到落在自己后背上的目光。良久,他勾唇而笑。

8.
群山抱翠,流瀑腾云。无人踏寻的深谷密林,今日却多了一个白衣道者于其中穿行。遥遥可听见瀑布飞流直下激起的水花声,视线尽处蓦然出现一片竹林,仿佛瞬间就进入了眼界,浓翠而高耸的碧色,将整片天空都掩去半分辽远。
很久前,龙宿曾带他来过此处。
当时他问龙宿,为何有这么个隐蔽之所不为外人所知。龙宿回之,做人总要给自己留条退路,以备不时之需。他又问,那为何带自己来此。龙宿笑着对他说了一句话,现在想来,竟然还是分外清晰。
“总该有个地方,只有吾与汝二人知晓。”

那么,他猜对了。龙宿果真在此。
尚未走出竹林,已然可见被环抱其中的一涧飞瀑,绿玉深潭,精巧竹屋。小窗已被推开,依稀看到紫色的身影盘坐屋中,似正在调息。
剑子不再向前。虽然龙宿正在疗伤,但他并不敢确定自己若近前太多,是不是会被那人察觉。他只驻足远远看了许久,然后转身离去。

疏楼龙宿,是飞于九霄天阙,叱咤乾坤风云之龙,当然不会死在自己一介凡夫剑下。
剑子茫茫然竟似不知来此何故。是只为确定那人还活着。还是些其他什么。

三日后,剑子仙迹又来到琅玉流风。
然而屋中已无人。他疾步出了竹林,四下而望,依然没有看到任何人影踪迹。面向瀑布而立,不知过了多久。飞溅的水花将衣衫打湿,白发随风轻动,也渐渐沾上了水雾。虽只是短短数日,却清瘦许多,竟隐有形销骨立之感。宽大的白色道袍略显松垮,湿漉漉的贴在皮肤上,寒意一丝丝蚀上心头。
剑子叹了口气,转身。
却撞入一双最是熟悉的鎏金色眼眸之中。

9.
“龙、龙宿……”剑子失声叫出来人名字。随即,就发现自己已被那人牢牢圈住,拽入怀中。贴在龙宿胸口,原本应是再暧昧不过的姿势,却因自己内息全被瞬间控制住,而变得冰冷彻骨,几乎使人窒息。
“为何要来。”平静的声音响在耳畔,温暖的气息吐出,让剑子的耳廓染上了淡淡的绯色。
然而,这简单的四字,陈述的语调,却让剑子仙迹冷静下来。
“龙宿,放开我。”淡漠开口,初见眼前之人的震惊消失不见,转而换上了一副镇定自若的面容。仿佛禁锢住自己的人,只是一个不相干的过客,而非数日前曾与之生死对决的挚友。
“送上门来的猎物,岂有轻放之理。哈。”龙宿低头轻笑。

竹屋里。
剑子盘膝坐在床上,与对面桌旁坐着的龙宿静静对视。由于猝不及防,全身功力被制,此时此刻的剑子仙迹根本毫无还手之力。
而龙宿则好似胜券在握,好整以暇地端起一盏茶,细细品味。
屋内很静,沉默如此浓厚,仿佛根本无法被打破。
剑子几次深吸口气,想要开口说话,然而话到嘴边,终还是又咽了回去。是从何时起,他们已然到了这种无话可说的地步。心骤然一紧,但眼中看着那鎏金色瞳孔里透出的几分冰冷,却又暗自告诫自己不可掉以轻心。眼前之人,不再是曾经他所认识的疏楼龙宿了。
不再是可以全然相信的好友。
而是,中原叛龙。

那个长久牵萦于心的白衣道者正坐在自己身前,从未有过的安静。曾经多次恼火于他的巧言善辩腹黑狡猾,如今终于可以不再争吵不休,疏楼龙宿却没有半分愉悦。
时过境迁,物是人非。
这八字,直到今日,他才真正品读出个中三味。
自来此地疗养伤势,他已经想了很多。
剑中真相破,被逼上好友相杀的局面,他其实在赌,赌剑子仙迹的心。所以他留手了。原本应是决定生死关头的最后一招,却被他轻描淡写而过。
可是,他输了。
虽然剑子并未狠下杀招。但那一剑刺来的浓浓杀意,他根本无法逃避。
那时的剑子仙迹,是真的想杀了疏楼龙宿。
这一点,已足够他恨他。
既然如此,就别怪龙宿剑走偏锋,再不顾全曾经情意。生死对立如何。永不再会又如何。不过是输了半生的一场可笑赌局,枉付的感情,统统无法再收回。只在剑锋交会的一刹那,所有真相都被剥除伪装,血淋淋的展现人前。

可是,剑子竟然找来了这里。
原来,他来到此地疗伤,还是因为自己,并未死心。
“哈。”不可抑止的低笑出声。也打破了室内的沉默。

龙宿看着剑子眼中逐渐凝聚起的戒备之色,不由生出几分恼怒。
他起身走上前,右手捏住剑子的下颌。眸光深沉,梨涡清浅,似笑非笑。

10.
“为何来此。”清冷的声音,不带分毫感情。
剑子将头略侧过,“我不过是来寻你回去认罪。龙宿,罢手吧。”
“认罪?”龙宿双眼微眯,眸色愈冷。“定吾罪者,谁?”
“龙宿,你不要再执迷不悔了。纵然我不杀你,佛剑呢,天下众多正义人士呢,他们又会如何。龙宿,你已无路可走,罢手吧。”
“汝来,就只是为了让吾听这些可笑的无聊废话么。”捏住下颌的手逐渐加重力道,“汝当真没有其他话要说?”
感受到下颌的强烈痛楚,剑子不由将目光重新与龙宿对上。眼眸里满是复杂神色,“我……”却终是无法将心中之话和盘托出。
“是无话可说,还是说不出口。”龙宿冷笑,“若汝这张嘴连说话的作用也丧失了,那倒不如用来做些其他事。”
在剑子惊疑的目光中,龙宿将他的脸抬起,双唇覆盖而上。
未及出口的惊呼声被堵在这一吻里,随着喉结的滚动,吞入腹中。

11.
“龙宿你!”气急败坏,冲口而出。用尽全身力气推开龙宿,双唇已然红肿了几分。此时的剑子仙迹唇色润泽,更显诱人。
疏楼龙宿意犹未尽的舔了舔嘴唇,勾唇轻笑。“为何来此。”重复的问题,平静的语调,仿佛刚才的一切都未发生。只有那鎏金色的双瞳,渐渐染上幽暗的颜色。
剑子仙迹冷冷地盯着眼前之人,一言不发。
动作轻柔地抚上剑子脸庞,龙宿凑到他的耳边,轻轻呵气,“汝当真无话可说么。”语毕,伸出舌头把如珍珠般的耳垂卷入口中,轻轻含吮,牙齿轻咬。
剑子大惊,忙又挣扎推拒,奈何龙宿早有准备,已用双臂紧紧勒住他,令他根本动弹不了分毫。“龙宿!你疯了!快放开我!”情急之下,他只有厉声喝止。但那紫衣之人,根本全无所动,反而变本加厉,将他压在床榻之上,双手在他身上游移摸索。十指所到之处,无不让他骤起鸡皮疙瘩。
龙宿半撑起身,笑着看向剑子,但那眼中却毫无笑意,只有漠然与逐渐浓厚的情欲。“最后一次机会。”声音略显喑哑,却更多了些摄人心魄的意味。
“龙宿——”剑子无奈开口,心知此时若再不阻止,他是真的会不顾伦常,做出那悖德之事。“好吧。我来找你,只是想看看你……是否安好。”侧过脸,虽是迟疑,但字字却是清晰无比,直入龙宿耳中。
龙宿停下了动作。撑伏在剑子身上,许久,“抱歉,让汝失望了。”一个冰凉的吻,落在被扯开衣襟露出的锁骨之上。然后,抬起头,扯出残酷的笑容,“吾还活着。”

12.
“龙宿!你明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!”看着他的笑,剑子却觉得自己如坠冰窖,慌乱之色无从掩饰,再不复往日从容姿态,急急开口辩解。
龙宿笑笑,将自己修长的手,从衣襟处探入,抚摸到右胸上结痂的伤口。如白玉般润滑的肌肤上,那丑陋冷硬的疤痕显得如此违和。他来回轻轻抚摸,指尖粗砺的触感,让他的秀眉微锁。心头悄然隐现一丝痛楚。意识到这一点,他暗自自嘲,到了这个时候,竟然还是不知醒悟,要去奢求这个人的心意么。竟然,还是要为了他去心痛么。
见龙宿并不理会自己,剑子挣出手来,握住龙宿徘徊在自己胸口的手掌。“龙宿……”还想再说些什么,却喉头一哽。“你的伤……好些了么。”华丽的紫衣完美的掩盖了那日的伤痕,他看不到狰狞的剑伤,也感受不到心脉处汹涌的疼痛,他甚至不敢伸出手去触碰。那是他亲手烙印下的痛苦,永远也无法抹除。
冷眼观视剑子的神情,龙宿心中并不如面容之上表现的那般平静。剑子那天来此,虽未露面,但行踪却被自己得知,他亦知晓剑子并无害他之心,否则那日便是出手的最好良机,何须再等到今时,反为俎上之肉。或许,他也有些许后悔,后悔自己如此绝情地用剑招将二人多年感情斩弃。但是,只要有一次,他在苍生大义与疏楼龙宿之间选择了前者,他就再也没有第二次的机会。儒门龙首华丽无双的骄傲,不容许如此轻易被践踏。想到这,稍许松动的内心再度狠硬,开口,语气之中的讥诮连他自己都感到心惊。“死不了,吾之——好友。”
闻言,一时恍惚。罢了。罢了。势难挽回。剑子将双眼闭上。他并不认为自己哪里做错,只是,终究是对不起这个用华丽作为外皮、骨子里孤高自傲到极致的人。有些事,人力根本无法去逆转其运行轨迹,一如他们之间的裂痕,一旦产生便会越来越深,再难挽回。他不知龙宿还要做些什么,反抗的念头却已烟消云散。便,随他一次吧。
哪怕,是用自己来祭奠彼此曾视作性命般珍视的感情。

然而,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13.
黑暗中他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突然被一些温暖的液体濡湿了。带着些许黏腻。他连忙睁开眼,却见伏在他上方的龙宿,噙着莫名的笑意,腥红的血,从嘴角滑落,滴在自己胸前,随着白衣布料的纹理,蔓延开来,仿佛一朵妖艳的花。而原本光洁鲜亮的紫色华服,心窝处也开始渗出丝丝血色。剑子失色。“龙宿,你——”话刚出口,人却已陷入昏睡之中。
手指从剑子穴位上挪开,龙宿强忍着伤,从床上跌跌撞撞爬起。
虽然调养了三天,但如此之重的伤势,并非简单便可复原。为制住剑子仙迹,他本就耗费了大量体力,更遑论坚持到现在才终于压制不住,旧伤复发。

许多事,错过一次,便再无机会弥补了。

疏楼龙宿离开的时候,剑子仙迹并未苏醒。
琅玉流风。
以后,不会再回来了罢。

14.
时间不会因为一个人的离去,而停下前进的脚步。
直到一则江湖传闻的迅速传播,剑子仙迹终于止步不行。

疏楼龙宿与嗜血族交易未成,被褆摩噬咬。不甘失败的他,散尽全身功力拖住褆摩,最终二人在阳光下同归于尽。
据说这一幕被人亲眼所见,散出消息之人,正是疏楼龙宿最为信任的仆从,默言歆。

15.
重回已成废墟的疏楼西风。
过往的十里宫灯、繁华正盛,早已不复存在。

夕阳下,剑子仙迹的影子被拉的很长很长。
怎么可能呢。这样一个连天地都睥睨于脚下之人,怎可能就这样死去。

风,呼啸而过。
岁月,静谧无声。

原来竟是这般的,永不再会。




写在文后:
龙剑也是本命CP之一,这次稍微小虐了一把,爽!【喂……】
于是我继续来繁荣版面了XD

发表于 2012-3-2 11:22:03 | 显示全部楼层
=-=继续跑来按抓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音筑萌朝

GMT+8, 2019-1-18 13:34 , Processed in 0.045184 second(s), 18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1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